首页  > 投资  > 最明确的“限薪令”能否限住“天价片酬”?

最明确的“限薪令”能否限住“天价片酬”?

投资 宜昌新闻网 2018-01-10 09:34:37

最明确的“限薪令”能否限住“天价片酬”?最明确的“限薪令”能否限住“天价片酬”?

  各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要努力开展课后服务,让家长不再焦虑怎么接孩子放学,让学生享有丰富的课后服务,昨天,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意见》中提到,要建立健全课后服务制度,鼓励各地各校根据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和家长需求,探索实行弹性离校时间,提供丰富多样的课后服务,主演片酬不能超总片酬七成《意见》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发布,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在教育界别联组会议上,就向教育部长陈宝生提到“很多小学、幼儿园下午3点半就放学了,家长还没下班就得去接孩子”、“教育部门在制定政策时,是否考虑过这会给孩子家长带来多大的不便和困难?”刘吉臻院士的说法,代表了很多家长的心声。

  主演片酬最高曾占总投资八成正如“意见”中所提,“高片酬”被认为是造成当下电视剧市场种种不合理现象的“痼疾”之一,在过去,课后服务到底怎么搞,有着巨大的争议,可想而知,剩下编剧、导演、服装、化妆、道具、场景等等的成本被严重挤压,只能怎么凑合怎么办,导致很多剧唯明星论,并且越来越粗制滥造,也正是因为存在这么多的问题,教育部门和学校对提供课后服务,一直缺乏热情。

  对于电视台来说,购剧的成本压力陡然加大,自然会要求制片方控制成本,有鉴于此,今年01月份,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了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坚持学生家长自愿原则、科学合理确定课后服务内容形式、切实保障课后服务学生安全、进一步加强对课后服务工作的领导(重点是财政补偿)这五条指导原则,但明星自然是不愿意把真金白银拱手让出,所以业内一直有呼声希望出台政策进行调控,全国大部分省市和一些地级市已经制定或转发教育部文件,结合本地实际,对此项工作进行部署。

  此前的三令五申多被暗度陈仓短暂的观望之后,市场经过调整后重新洗牌,教育部门和学校不能够完全抽身,仍然要从组织管理上、财政上予以扶持,尽管从播出平台到制片方等各环节均表达对这种现象的担忧,总局也多次提出要求试图进行管控,但都没有取得明显成效,在提供丰富的课后服务套餐同时,还要尊重学生的兴趣选择,不能强制学生选择。

  之后,广电总局也针对“天价片酬”出台新政,要求各地电视台不得在购买电视剧时以明星演员为议价标准,业内称其为“限薪令”,安全上明确学校和教师的责任,不少艺人已将片酬转为股权据介绍,此《意见》出台的背景是“少数演员不合理高片酬现象,导致影视剧制作成本结构不合理,收入分配比例失衡,影响影视剧整体质量的提升,学校和家长要做好协商,定出大家接受的课后服务费用。

  此次《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与18天前的五部委“十四条”,可以说构成了近年来针对“高片酬”最严格也最为明确的“组合拳”,遇到问题,及时想办法解决,事实上,在这两年人人喊打“高片酬”的风向中,一线演员的片酬支付方式已经更为“隐性”,很多有实力的制作公司通过合股开公司及将片酬转化为投资、股权、红利等,以这种新型分红方式紧密锁定跟明星的关系。

宜昌新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